内蒙伊金霍洛旗乌兰木伦镇:如此贪婪村官,岂能仅仅一开了之?

维权
来源: 标签:乌兰一开木伦 2018-01-24 15:17:10
说起内蒙伊金霍洛旗乌兰木伦镇上湾村的前村支书郭快乐,在当地堪称大名人。出名原因主要是源于被村里老百姓实名举报涉嫌贪腐。那么,究竟是老百姓冤枉了这位前村支书,还是其确有贪腐嫌疑呢?记者前往上湾村调查

说起内蒙伊金霍洛旗乌兰木伦镇上湾村的前村支书郭快乐,在当地堪称“大名人”。出名原因主要是源于被村里老百姓实名举报涉嫌贪腐。那么,究竟是老百姓冤枉了这位前村支书,还是其确有贪腐嫌疑呢?记者前往上湾村调查,并发回报道。

纪委迟来的处分决定,大事化小?
       被上湾村老百姓实名举报涉嫌贪腐的村支书郭快乐,终于在2017年3月27日,由伊金霍洛旗纪委一纸《关于给予郭快乐开除党籍处分的决定》,其政治生命戛然而止。
       从伊纪决{2017}第3号文件《关于给予郭快乐开除党籍处分的决定》获悉,郭快乐主要违纪事实有以下几点:
       一、违反组织纪律行为:依据上湾村委会原始票据,经郭快乐同意并审批,在未召开村民代表会议情况下,上湾村委会陆续借给村办企业伊金霍洛旗乌兰木伦食品有限公司1348万元并在村级财务中直接列支乌兰木伦食品公司各项开支201.25289万元,截止目前,仍有948万元借款为归还。
       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上述乌兰木伦食品公司并非上湾村集体企业,而是属于上湾村白家焉社一半村民与郭快乐合伙的企业。据一位不愿具名的村民透露,早在2013年,该社半数村民就已退出股份,现在还有约半数村民拥有每股47800元共111股。据悉,上湾村共有六个社,除了白家焉社,其他五个社没有投入分文。这位村民气愤地说:“食品公司是大伙的,他郭快乐合伙他的财务及其他管理人员,做假账,十块钱的费用报五十块钱的,疯狂贪污。”
       二、违反廉洁自律行为:2005年10月23日,上湾村财务支出19,5万元,为村级购买两辆公务车辆,以他人名义落户后一直由郭快乐和村会计武某某使用。2011年5月,上湾村将武某某使用车辆变卖卖车所得1万元未入村账,直接以补贴名义给了武某某。
       三、违反工作纪律行为:2009年3月8日,乌兰木伦镇政府账内列支上湾村武某某借款40万元,用于上湾村购买公务车辆,郭快乐用该笔款项购买了一辆二手越野车并由其使用,郭快乐向武某某提供了一张40万元的收条,未及时督促村财务人员将该收据作为收入交给会计记账。之后武某某将该收据当做支出凭证交给了村出纳。截止目前,该笔款项在乌兰木伦镇政府账内仍为武某某暂借款。
       四、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行为:2005年11月至2010年9月期间,经郭快乐同意并审批,将上湾村委会资金93万元借与他人使用,在组织审查期间,出借资金已全部归还上湾村委会。因2005年11月以来经郭快乐同意并审批,上湾村委会借个他人资金一直未归还,为了后续便于要回借款,郭快乐授意上湾村会计虚构了一张96.628641万元虚假收据。郭快乐在该虚假收据上以签注“暂付,用于支付食品园区工程材料款”名义列支乌兰木伦食品公司账务。
       2010年9月21日、10月21日乌兰木伦镇生态补偿站以报销燃料费、餐费名义,两次在上湾村委会领取伊旗补偿办拨付给乌兰木伦镇生态补偿站工作经费15万元。
       文件称,郭快乐上述违纪行为严重违反了民主议事规则、财务工作规定、廉洁自律及财经法律法规相关规定,情节严重,社会影响恶劣。依照相关条例,给予郭快乐开除党籍处分,同时建议有关部门罢免其人大代表资格及人大常委会委员职务。
       对此处分决定,上湾村老百姓颇不以为然,认为明显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而且根本就没有触及到更加严重的贪腐行为。

郭快乐“处分决定”以外更加触目惊心的涉贪事实

QQ截图20180122093912.png

记者在采访中,从一份乌兰木伦镇政府与郭快乐实际控制的伊金霍洛旗晟荣商贸有限责任公司2016年6月16日签订的协议书获悉,上湾村老百姓多年举报郭快乐涉嫌贪腐并非空穴来风。协议书中达成的塌陷补偿费共计1680万元,其中资产评估报告书就含有老百姓举报的160孔窑洞及其他集体资产的补偿费约300万元。

QQ截图20180122093940.png

窑洞

常年举报郭快乐贪腐的老百姓,将这份得之不易的协议书当成了郭快乐贪腐的铁证之一。在采访中,上湾村的老百姓几乎异口同声表示,那些160孔窑洞绝对是上湾村郭家圪台社的集体资产,这一点谁也否定不了。
       据知情人透露,当年郭快乐与郭家圪台社商定,用路南大约60孔窑洞,每年给社里15000元。结果,郭快乐不仅把所有的160孔窑洞都用了,而且也没有给社里分文费用。

QQ截图20180122094040.png

QQ截图20180122094132.png

QQ截图20180122094305.png

窑洞

不过,老百姓纷纷表示,谁也改变不了这些窑洞归属郭家圪台社集体资产的事实。
       当年的几位实名举报者因为被打击、威胁而大多退出,仅仅剩下郭家圪台社当年的会计郭昌。他指着一张摁了手印的《郭家圪台社上湾煤矿塌陷搬迁付款表》对记者说:“我社20户人家115人共应得塌陷搬迁费192万元,可郭快乐在2014年1月28日支付了一半费用96万元后,至今三年多,他总是以村里无钱为由搪塞,拒绝支付剩下的96万元。我认为他这是明目张胆的中饱私囊。”


QQ截图20180122094409.png

QQ截图20180122094514.png

 160孔窑洞及其它集体资产评估明细

记者在调查中还获悉,郭快乐除了上述贪腐嫌疑,还有几起事件难逃干系:
2013年12月,郭快乐背着郭家圪台社,以上湾村上湾社、郭家圪台社两个社,与神华神东煤炭集团公共关系部签署了一份按年度供炭款协议。该协议涉及款额160万元,一次性付清。截止记者发稿时,郭家圪台社应得的53万多元分文未得;


QQ截图20180122094616.png

2014年5月21日,上湾煤矿排矸场征用郭家圪台社土地,其中一项上湾村集体收入79.88万元去向不明;
       2015年10月,上湾煤矿矿井着火,郭快乐指定其子郭小鹏施工,郭快乐承诺支付郭家圪台社施工占地补偿费4万元。然而,48万元工程款结清后,这笔4万元施工占地补偿费并没有到账。
       记者在上湾村调查期间,还有知情村民透露,自去年村民实名举报郭快乐涉贪后,当地纪委高度重视,立案并查出郭快乐以村支书职务之便,将集体资金700多万元借出,现仅追回100余万元,剩下的600多万元集体资金,就只是一摞只有郭快乐才知道详情的借条。这些老百姓的血汗钱,作为时任村支书的郭快乐,肆意妄为借给他人,实在难逃挪用公款之嫌。
       另有知情村民透露,郭快乐在任村支书期间,与某些掌握实权的领导干部联手,以3600元/亩的超低价“征用”上湾村郭家圪台、上湾两个社林地1300亩,然后以90000元—150000元地高价卖给开发商,仅此项牟取暴利1.3亿元。
       村民们对郭快乐可以说是敢怒不敢言,面对记者再三叮嘱发稿时千万不要留他们的姓名。他们手中的《关于鄂尔多斯市富强房地产开发公司承建的乌兰木伦镇镇区移民安置房费用情况》显示,郭家圪台、白家焉俩社迁回住宅滨河佳苑4号、6号楼228套27204.2平米房屋的地板、墙砖铺设费共计592.93489万元,经评估实际费用仅239.39696万元。
       更可气的是,郭家圪台、白家焉俩社移民搬迁分楼房两共基金390多万元早就在塌陷补偿费里扣除,原则上本应缴给房管局管理,为俩社办理房产证所用,却被郭快乐挪用于乌兰木伦食品公司,致使俩社村民至今仍无法办理房产证。
       据悉,上述俩社被扣回两共基金的准确数字,在乌兰木伦镇生态移民补偿办档案室可查。

转载:http://www.kuangxun.cn/news/kuai/15512.html

分享:

网友评论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