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地产老板实名举报:法官充当黑社会的保护伞

聚焦
来源: 标签:保护伞黑社会法官 2018-05-09 14:14:33
(原标题:房地产老板实名举报:法官充当黑社会的保护伞)微博实名举报内容截图。  近日,党中央、国务院印发《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决定在全国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网上就出现了房地产老板实...
(原标题:房地产老板实名举报:法官充当黑社会的保护伞)
1.png

微博实名举报内容截图。

 

  近日,党中央、国务院印发《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决定在全国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网上就出现了房地产老板实名举报:苏州中院黑白颠倒断案 “鱼肉”民企法官涉嫌分赃。举报人称,法官充当黑社会的“保护伞” ,和当事人相互勾结,根据需要“做案子”,以及枉法判案 。

 

  举报人是江苏省张家港广聚源置业有限公司董事长袁正华。举报信称,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前院长叶兆伟涉嫌纵容法官故意将守约方判为违约方,违规查封、违规鉴定、虚构利润,公开抢夺公民合法财产。

 

  袁正华在举报信中称,2010年9月29日,广聚源公司、江苏久合产业发展有限公司(简称“久合公司”)和第三人朱宝龙,三方签订《香港城项目开发合作协议》。该协议约定,广聚源公司为项目开发提供 70亩土地使用权。久合公司和朱宝龙负责项目批报、施工、销售等事宜,并提供全部开发资金。还约定,2011年2月底前完成规划及建筑设计审批,2011年3月底前建设动工,2012年7月1日前竣工。

 

  后来,广聚源公司积极履行约定,签约后就提供了《国有土地使用权证》。但是,项目不但没有按时竣工完毕,而且还没有开工建设。广聚源公司于2013年4月1日向久合公司发出解除《合作协议》的通知。袁正华称,本来这是很正常的行为,谁知道一系列噩梦才刚刚开始。

 

  2013年8月22日,久合公司向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简称“中院”)提起诉讼,要求返还投入资金并赔偿损失。随后,久合公司提出财产保全,中院立即查封广聚源公司正在建设的70亩国有土地。广聚源公司从2013年10月就一直多次向中院提出申请,要求依法解除保全措施。

 

  广聚源公司认为,久合公司提供的担保措施与上级法院规定精神严重不符,已影响到了企业的正常生产经营。同时,查封的财产远远超过诉讼标的额,但中院置之不理。

 

  眼看着损失一天天扩大,广聚源公司又向中院申请提出以同区域等额面积的房屋换取对土地使用权解封,中院仍置之不理。此后,广聚源公司再提出申请法院允许房屋销售,销售款汇至法院专门账号,同样也不被允许。

 

  这期间,广聚源公司公司先后向中院约50次发函提出申请,6次向中院院长叶兆伟书面反映情况。

 

  2016年8月28日,袁正华接到叶兆伟的电话,他问袁正华“这封信有没有向其他部门反映,如没有请不要再向其他部门反映,你这么反映要害人的。”没过多久,叶院长托人与其调解——返还对方投资款,并赔偿500万元。守约方凭什么要赔偿?被袁正华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2.png

张家港税务局出具的完税证明。

3.png

张家港税务局出具的完税证明。

 

  于是,久合公司一方面提起诉讼,另一方面使用流氓手段,虚假举报广聚源公司偷税漏税近亿元。后经两年多的调查,张家港市国家税务局和张家港市地方税务局分别于2016年3月8日、2016年3月9日已做出《证明》,广聚源公司自成立以来不存在偷税漏税行为。

 

  袁正华还称,久合公司只投入337万,广聚源公司开发共投入了4个多亿。投入300多万竟然要求分得8000万元利润。首先不说,这么高的收益符不符合常理。8000万元的利润从何而来?

 

  袁正华认为,苏州中院帮助久合公司做假账、虚构了利润。另外,中院指定的评估公司,恰巧评估成两亿元,久合公司按40%分配利润,正好八千万。

 

  然而,更离谱的是,有关规定要求司法鉴定60天完成并出结果,最长延期一个月完成,但久合公司却用了三年多时间才做出了一个严重失实的鉴定报告;不符合鉴定条件的应当中止鉴定,他们故意以鉴定为由,拖延时间审理案件;按照有关规定没有缴纳鉴定费的不能鉴定,时隔一年后广聚源公司发现鉴定申请人久合公司并没有缴纳鉴定费;按法律规定要求司法鉴定机构出庭作证,但中院故意不让司法鉴定机构出庭作证。

 

  2014年10月,广聚源公司向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简称“江苏高院”)提起诉讼,请求确认《合作协议》解除,并要求久合公司、朱宝龙赔偿损失。江苏高院于2014年11月19日受理该案(简称“34号案”),荒唐的是,2015年1月,江苏高院却出具移送管辖通知书,将“34号案”移送苏州中院审理。

 

  袁正华称,“34号案”诉讼标的金额超出中院管辖范围,因此,江苏高院对本案有管辖权。根据《民事诉讼法》第38条规定,上级人民法院确有必要将本院管辖的第一审民事案件交下级人民法院审理的,应当报请其上级人民法院批准。但是,江苏高院并未履行向最高人民法院报批的程序,明显存在程序违法。同时,根据有关法律规定,上级人民法院批准后,人民法院应当裁定将案件交下级人民法院审理,而江苏高院仅出具了《移送管辖通知书》却未采用裁定书,剥夺了广聚源公司的上诉权,同样存在明显程序违法。

 

  非常蹊跷的是,伪造证据法院视而不见。在“90号案”中,久合公司称投入前期费用15480307元,广聚源公司辩称其投入资金仅为337万元。虽然久合公司称该700万元系杨建祥偿还久合公司的借款,并提供了杨建祥出具的代付款确认书。事实上,久合公司在庭上承认该代付款确认书原件系2013年4月3日解除协议后出具的,但落款时间被倒签到2012年4月,这是明显的伪造证据,但中院依然采纳,颠倒是非。

 

  袁正华还认为,本来6个月就该审结的案子,在受理7个半月后才开始举证,仍不开庭。在和苏州中院打交道的过程中,种种不靠谱的事情还有很多,甚至法官在庭审时帮久合公司找证据。

系统采集来源百度百家链接: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590892363875794338

 (原标题:房地产老板实名举报:法官充当黑社会的保护伞

分享:

网友评论

返回首页